主页 > 情感 > 绝对隐私 > 暧昧边缘 > > 我为情人怀孕3次 他还不肯离婚

我为情人怀孕3次 他还不肯离婚

  • 发表日期:2013-01-12 15:18 |
  • 来源 : |
  • 点击数:
  • 阅读提示:和诗豪认识前,我曾跟一个男孩谈了三年的恋爱,其间做过一次人流。爱上诗豪后,我又曾两次怀孕,加上这回是第三次,密集的人流手术后,我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,医生说,如果再有下一次,也许我会永远丧失生育能力。

      【倾诉者】 泯然 女 31岁

     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

      往事不堪

      三年前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遇见了这辈子的克星——诗豪。这是个魅力四射的男人,英俊挺拔、气质非凡,我几乎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堕入情网,当时心里只剩一个想法:这个男人千万别是他人夫。当天,我便从诗豪的嘴里套出实情,他结过婚,不过,刚刚离了。

      后来我们慢慢熟悉,也逐渐了解到诗豪的爱情史,竟曲折得像部小说。诗豪和前妻小娇是大学同学,大二时,小娇主动展开追求攻势,可诗豪一直不曾动心,他当时有个女友,两人正爱得如漆似胶。临近毕业时,诗豪被女友甩了,初恋的失败让他几近崩溃,小娇及时出现,悉心安慰,终于,诗豪被小娇的痴情感动,两人走到一起。

      这种感情并不牢靠,诗豪很快后悔,他执意去往另一个城市,想用地理距离拉断两人的联系。小娇真是执著,她想方设法地追随,如此一来,诗豪的分手打算成了泡影,但同时也被小娇的痴情感动,两人在那个城市里同居三年,据诗豪说,那三年是他和小娇的黄金时代,此后便走向末路,每况愈下。

      诗豪的事业发展不错,小娇一直赋闲在家,当初她在郑州有个颇为安稳的工作,可为了爱情将之抛弃。那时诗豪是爱她的,同时也对自己信心十足,为了小娇,诗豪决定重回郑州,有本事哪里不能落脚?可命运偏这般叵测,回郑后,小娇很快找到工作,而且势头良好,而诗豪呢,诸事不顺。更让人头疼的是,小娇的脾气也逐天变坏,尤其跟诗豪的父母很难相处,诗豪很痛苦,努力挽回感情,可最终还是难逃分手。

      之后,诗豪又爱上一个女孩,而且很快有了结婚打算,两人正筹备着领证,小娇却又出现,她后悔了,想和诗豪重归于好。三个人的纠缠注定是场悲剧,其实诗豪无意接受小娇,可女孩却从此有了疑心病,甚至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。有次,女孩联系不上诗豪,便幻想诗豪与小娇如此那般,然后又起了报复心思,趁着一次出差的机会和别人有了一夜情……

      诗豪和女孩分手了,他做不到原谅,那些背叛的画面总在脑海中重建,那时他的心已经死了,跟谁结婚在他看来都没区别,于是,诗豪接受了小娇,他们结婚了。

      一心执著

      结婚当天,诗豪就把自己喝成了胃出血,他和小娇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色彩。我去过他们家,两人分房而眠,连生活空间都分割得清清楚楚,不像夫妻,更像室友。诗豪也同意我的感觉,他和小娇唯一的默契是在工作上,因为两人是同行,有很多事情可以坐在一起商量,只有在那种时候,他们才能感觉到彼此的和谐。

      内心里,诗豪一直憎恨他和小娇的婚姻,一直寻找出口。他很坦率地告诉我,婚后他曾两次出轨,第一次是个已婚女人,两人约好一起离婚,可那女人却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;第二次是个单纯女孩,诗豪很投入,女孩要求诗豪离婚,诗豪离了,可女孩却因家庭原因最终离去,刚刚逃出婚姻牢笼的诗豪又遭抛弃,那时的他万念俱灰,而我,便在如此尴尬的时刻横空出现。

      和诗豪在一起的日子是种享受,那么快乐,那么温暖,那种纯净的感觉让人陶醉。我真心觉得诗豪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,付出身心投入这段感情,只要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,什么都能放弃。

      甜蜜的日子只持续了短短四个月,然后有一天,诗豪突然不辞而别。我到处找他,不见踪影,打电话,他不接,最后索性换号。我找遍了他可能出现的每个地方,问遍了他的每个朋友,也许是我的执著让他心软,诗豪终于肯再见我一面,他说有件事情发生了,他必须认真面对,否则无法再接受任何一段感情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:之前的那个女孩回头了,她要和他复合。诗豪说不是,但他拒绝透露实情,我求他,劝他,骂他……最终得知真相——我和诗豪恋爱的这段时间里,小娇一直催着复婚,而诗豪竟然也鬼迷心窍,两人又成了合法夫妻。

      我彻底傻眼了,这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啊,在感情上他从没利落过。我劝诗豪尊重自己的感情,他沉默、抽烟、流泪,最后他是这样对我说的:“给我一年的时间吧,如果不能离婚,我们就永不再见。”诗豪还说,他希望我能在这一年里尽量开心,尽量让他开心。

      我不知道诗豪的承诺是否可信,但作为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,我只有一个选择——不信也得信。所以,和诗豪在一起时,我从来不问他和小娇的事情,也从来不催他离婚,如果他没做好准备,催他也没用。

      双女夺夫

      一年很快过去,诗豪并没离婚,我不得不问了,他说他跟小娇谈了,谈过很多次,但对方要么不同意,要么装作听不见,这种境况下,既没办法吵架,也不可能谈事。听着诗豪的解释,我觉得自己真傻,这一年里像个白痴一样傻傻等待,我该给他些压力的,有压力才有动力。

      我见过小娇,是在一次公事场合,她隐约知道我和诗豪的关系,但并不明确。喜欢诗豪的女孩很多,小娇以为我是其中一员。后来我去诗豪的单位,正好碰见小娇,她很小声地骂了我几句,警告我离诗豪远一些,“那是我老公,你不要妄想”。事后我跟诗豪说起这件事,他很惊诧,因为小娇并未在他面前提起,甚至对他比往日更为亲昵。我立刻意识到,这个小娇不简单。

      对于诗豪来说,不肯离婚的原因,除了腹黑的老婆,还有他的事业。自打返郑后,诗豪在工作上一直不顺,翻不了身,他说如果他有钱,给小娇痛痛快快甩上一笔,这婚也就离了,可他没有,所以他说不出口。诗豪很辛苦,一人做三份工,每天早出晚归,身体状况很不好。每每见他一脸疲倦,很多埋怨的话再也说不出口。

      我是那么爱诗豪,爱得几乎失去自我,曾经,我很自卑地想,如果诗豪愿意,我情愿去他家做个小妾,让我伺候他和小娇都行,只要能天天看到他,守着他。可我知道,这些都是妄想,小娇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,她有各种办法把丈夫拴在身畔。

      有次,诗豪来找我,一进门就很沮丧地扑到沙发上,他说小娇买了两套房,双方父母各一套,已经带老人们去看过房,都很高兴。那些钱是诗豪和小娇这些年来的所有积蓄,小娇如此处置,等于断了诗豪的离婚后路。首先,诗豪没了投资的本钱,也就不能为再次离婚积攒筹码;其次,老人们不会同意二人分手——这么贤惠懂事的孩子,只有没良心的人才会跟她离婚。小娇真聪明啊,她一箭双雕,既保住了金钱,又留住了人心。

      爱断情伤

      相比之下,我觉得自己单纯得像张白纸,无论如何也斗不过小娇。可我心里还是不忿,如果小娇真爱诗豪,就应该放手。有次,诗豪搂着我流泪,他说他对不起我,不该将我卷入这段纠葛,他劝我去结婚,去生子,我欲哭无泪,绝望中真的去相亲,准备随便找个人结婚。那时我想,结了婚也好,让诗豪也尝尝失去的滋味,可是,结婚能让我解脱吗?我不知道。

      诗豪和小娇一直没有孩子,双方父母都很着急,可着急也没用,因为他们一直分居。可笑的是,他们没做成的事情,我却轻易完成,我怀孕了。怀孕前,诗豪说,如果这次怀上了,就把孩子生下来。我从医院领回检查结果,把消息告知诗豪,他很平淡地回应:“好啊,那就要吧。”我问怎么要,他便沉默,然后说:“我得好好想想。”

      那几天,我没有打扰诗豪,只默默期待他的答案,心里还是满怀希望的:说不定他会因为孩子而离婚。

      三天后,诗豪的电话来了,废话说了很多,大意只有一个:孩子最好不要。诗豪表明不会离婚,他说他没有离婚的资本,如果我愿意,可以等。当时,我很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,一直以来,诗豪在我心中是最完美的男人,我从不敢把肮脏的思想放在他身上,可他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。

      我退而求其次:如果他能给我一个承诺,我情愿去做未婚妈妈。但得到的答案只是让我更绝望,他闪烁其词、支支吾吾,从他的语气中,我听得见那句潜台词:别那么烦……

      和诗豪认识前,我曾跟一个男孩谈了三年的恋爱,其间做过一次人流。爱上诗豪后,我又曾两次怀孕,加上这回是第三次,密集的人流手术后,我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,医生说,如果再有下一次,也许我会永远丧失生育能力。所以,对于目前肚里的这个孩子,我有种说不出的感情,舍不得,真的舍不得。

      这几天里我想了很多,有时会抑制不住地涌上一股恨意,恨得咬牙切齿,我打算去找小娇,把一切都告诉她,痛苦不该由我一人来承受。可更多时候还是爱占据上风,诗豪的每一点好处都被我无限放大,我知道,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已无法自拔。

      肚中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,心里的纠结也在一天天膨胀,我该怎么办?谁能帮帮我?

      ■ 记者手记

      张爱玲说过:喜欢一个人,会卑微到尘埃里,然后开出花来。

      泯然让自己卑微到了地底下,可花儿依旧不能绽放。卑微的爱情是可悲的,爱得失去自我,没了原则,你以为自己付出了所有,但付出未必就有回报,也许卑微只会加剧彼方对你的不屑,连自己都不肯尊重自己了,何况他人?

      泯然希望小娇给诗豪自由,自私的爱不道德,可泯然的爱当真那么堂皇?未必吧,作为一个第三者,也许泯然更需反思自身。

      ■ 专家点评

      偷来的爱当然卑微

      说得好听点,泯然是爱得忘我,在爱情中迷失了自己,说得难听点是自作自受,明知道男友已复婚,为什么还要和他纠缠不清?从男友和前妻复婚的那一刻起,你的身份就已发生实质性变化,从一个女友变成一个第三者,小三是见不得阳光的角色,偷来的爱情又怎能不卑微?

      现在,对于泯然来说,也许是时候让自己清醒了,毕竟这样的爱只是水中花、镜中月,别再痴痴傻等。诗豪如果想和你结婚,没有孩子也会结,如果不想和你结婚,有了孩子也没戏。我们分析问题时,不能只听他讲了什么,而是要看发生了什么?这些都值得泯然反思。

      如果泯然在这份爱情中感到卑微,那就别让孩子再成为一个私生子,别让这份卑微传承下去。

        

    分享得大奖!

    收听:
       订阅到QQ邮箱
    女性热点: 怀孕 口述 情人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乐活